二零一七年可持續發展報告

碳排放

實現無碳排放的長期目標

世界需要作出果斷的行動以紓緩氣候變化問題。我們要為此付出一分力,逐步邁向無碳營運的目標。

我們致力在業務所屬業界中成為提高能源效益及減低溫室氣體排放的先鋒,以助對抗全球暖化及減低營運成本。我們明白需要經年累月的努力才能達成以上目標。

我們務求將碳排放減低至國際減碳目標。創新及採納新科技對此將起著關鍵的作用。

我們認為,要緩解具有破壞性的氣候變化,世界需要迅速果斷地採取行動,減少碳排放,而我們致力透過逐步邁向無碳排放,以支持上述行動。

二零一五年《巴黎協定》旨在加強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威脅的措施,包括將全球平均氣溫的上升幅度控制於工業革命前水平以上的攝氏兩度內,並致力將溫度升幅限制於工業革命前水平以上的攝氏一點五度內。各大企業正設定目標以響應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威脅的行動。

新技術可以改變生產和使用能源的方式,進而降低營運成本,提高回報並減少碳耗用量。

集團表現

氣候變化引致極端天氣,對我們的業務產生重大的風險。為此,在業務上,當務之急是減輕氣候變化的影響。要降低氣候變化的相關風險,必須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因此我們與業界團體及監管機構合作,支持減少排放。

按部門劃分的間接溫室氣體排放量(千噸二氧化碳當量)

我們致力根據國際減碳目標減少排放。於二零一七年,各營運公司設定降低碳排放強度的目標,旨在於二零二零年前使集團的碳排放強度較二零一五年的排放量效益凍結基準(假設目前效益不再提高而預測之效益凍結基準)減少百分之八至百分之十。以上目標有賴創新及新技術達成。於二零一七年,我們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為一千九百零六萬噸二氧化碳當量,而二零一六年為一千八百五十六萬噸二氧化碳當量,增幅乃因國泰航空增加航班所致。

表現與 SwireTHRIVE 目標的比較(千噸二氧化碳當量)

*為建立凍結效益基準曲線,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六採用各部門表現預測數據。實際消耗數據請參考表現數據分頁或瀏覽過往可持續發展報告。

溫室氣體

於二零一七年,航空部門佔我們總排放量的百分之九十六點六。國泰航空已訂立目標,於二零二零年前每年提高燃油效益百分之二,並於二零二零年後實現碳中和增長,較百分之一點五的行業約定目標還高,而實現目標所用的策略亦會遵照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四大策略。於二零一七年,國泰航空選用更多具燃油效益的飛機,因此燃油效益上升百分之一點八。共十二架A350-900型飛機於二零一七年交付。這些飛機的燃油效益較現有的廣體飛機高百分之二十五。自一九九八年起,國泰航空的燃油效益已上升百分之二十四點八(以實際運載量計量)和百分之十七點一(以可運載量計量)。

個案研究

國泰航空——更新機隊

於二零一六年及二零一七年,國泰航空機隊新增二十二架空中巴士A350-900型飛機。於二零一九年年底前,機隊預期會新增二十架空中巴士A350-1000型飛機。空中巴士A350-1000型飛機機體更輕,成本效益更高,所需維修較上一代機型為少,使燃油效益提高百分之二十五。新款飛機的二氧化碳和氮氧化物排放量亦較少,噪音較低。於二零一七年,國泰航空訂購三十二架空中巴士A321neo型飛機,飛機將由國泰港龍航空營運,每個座位的耗油量預期比上一代機型少百分之二十。

國泰航空是可持續生物燃料圓桌會議及亞洲可持續航空燃油用戶組織的成員。國泰航空於Fulcrum BioEnergy, Inc. 持有少數股權,Fulcrum BioEnergy的業務是將城市固體廢物轉化為可持續航空燃料。我們鼓勵使用生物燃料推動飛機、車輛及船隻的引擎。國泰航空所有A350-900型飛機的交付航程,均使用含有百分之十生物燃料的混合燃料。該等飛機中已有二十二架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交付。太古海洋開發公司正考慮可否使用海洋生物燃料和氫燃料電池技術代替化石燃料。

太古地產現正與香港科技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學系的研究團隊聯合進行試點研究,評估興建太古坊一座所產生的碳排放,包括建築物料的隱含碳排放量,為未來的建築項目訂立碳排放的會計處理方法。

太古飲料在所有市場使用運輸路線優化軟件「Road Show」,以提高飲料運輸過程的燃油效益,縮短送貨時間。太古飲料自一九九八年起逐步淘汰以氯氟烴和氫氟碳化物製冷的冷卻器,並於中國內地購買逾一萬二千台新機。

個案研究

太古飲料——台灣市面三種主要飲料的碳足跡

太古飲料曾委託第三方研究台灣市面上美粒果和可口可樂的碳足跡,量度從原料採購、生產、經銷、消費到棄置或回收的排放量,排放量最多的環節依次序為原料採購、生產和經銷。研究結果已提交台灣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太古飲料致力使這些產品的碳足跡減少百分之三。

碳抵銷

國泰航空及太古海洋開發集團購買碳抵銷額。二零一七年,國泰航空在「飛向更藍天」計劃下購買自願碳標準認證的黃金標準認可碳抵銷項目的碳抵銷額,共抵銷一萬三千六百九十六噸二氧化碳排放。「飛向更藍天」計劃自二零零七年開始已抵銷十五萬零七百九十五噸二氧化碳排放。

於二零一七年,太古海洋開發集團購買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歐盟排放交易體系和Climate Care下價值相當於四十五萬二千八百二十四噸二氧化碳排放的碳抵銷額。

此等項目在考慮環境、經濟及社會方面的預期效益後獲選。

能源

電力消耗是我們第二大的溫室氣體排放源。隨著電源成本上升,我們的首要任務是要令建築物及營運更具能源效益。二零一七年,我們的間接排放量(主要來自用電)為六十萬八千五百一十六噸二氧化碳當量,較二零一六年下降百分之一點五,此乃由於太古地產的中國內地物業組合能源效益提高所致。

集團旗下各營運公司(自本年起透過SwireTHRIVE碳排放工作小組)交流有關能源效益的資訊。太古地產的可持續建築設計政策要求新建及大規模翻新建築物致力在國際或本地取得最高等級或至少第二高等級的建築環評認證。截至二零一七年年底,太古地產旗下共有五十四座建築物(佔整體物業組合的百分之六十四)根據建築環境評估法(BEAM)、綠建環評(BEAM Plus)及領先能源與環境設計(LEED)獨立評級系統獲認定或暫定為綠色建築。其他部分建築物正在更新其綠建環評既有建築評級。

我們鼓勵營運公司減少使用能源,並制訂能源效益目標。自二零零八年以來,太古地產已將香港物業組合的每年能源使用量減少五千三百萬千瓦時,符合二零二零年的目標。中國內地物業組合的每年能源使用量較原先用量減少一千七百萬千瓦時,可望達到二零二零年的目標。

太古地產致力於二零二零年之前達到以下目標,作為其「二零三零可持續發展策略」的一部分:

二零一七年最新進展

二零二零年關鍵績效指標

香港物業組合的碳排放強度減少百分之二十三
香港物業組合的碳排放強度減少百分之二十七
香港物業組合的能源強度減少百分之二十九點五
香港物業組合的能源強度減少百分之二十九
中國內地物業組合的能源耗量每年減少一千七百萬千瓦時
中國內地物業組合的能源耗量每年減少二千三百萬千瓦時

太古地產為租戶提供免費能源審計。自二零零八年起,審計範圍已涵蓋四十六萬八千平方米的商業樓面,識別出每年達七百九十萬千瓦時的節能潛力。

太古地產所有香港物業組合及中國內地的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和廣州太古滙發展項目的能源管理系統已獲ISO 50001:2011認證。

個案研究

太古地產—— 能源管理獎得主

太古地產的香港物業獲英國特許屋宇設備工程學會於「二零一七建築效能大獎」(Building Performance Awards 2017)中頒發「能源管理成效獎」。該獎項旨在嘉許全球樓宇的業主和使用者的節能成就,樓宇節能減排成效最顯著而不影響樓宇用戶滿意度的公司可獲頒此獎。

太古地產已投入逾港幣六百萬元,為其樓宇安裝八百多個電錶。憑藉所收集的數據,太古地產可了解旗下建築物的能源使用情況,識別節能機會並制定節能目標。

港機集團旗下主要公司每五年進行一次能源審計,務求節約能源並管理該集團對環境的影響。港機的機庫需要大量照明,以便檢查飛機的問題並進行修理。照明佔港機用電量的百分之四十。多用自然光可減少人造照明所耗用的能源。廈門太古已安裝照明感應器,以控制人造照明的使用量。此舉每年可減少約十六萬千瓦時的電力消耗。

太古惠明公司以歐盟五型拖拉機取代歐盟二型拖拉機。太古資源的倉庫採用能源效益更高的LED燈。國泰航空飲食服務公司透過簡化冷卻系統和優化通風控制系統,節省逾八十萬千瓦時的電力。

個案研究

與清華大學攜手合作

我們與其他機構合作,為解決能源的需求提供創新的方案。太古飲料與清華大學自二零一六年開始對太古飲料中國內地裝瓶廠的能源效益和管理展開研究,現正對能源消耗進行監察、分析和研究,目的是減少能源耗量和二氧化碳排放量。我們正制定行為守則、節能標準和操作指引,並為員工提供培訓。

太古地產和港機與清華大學已成功建立合作關係。二零一七年,清華大學研究太古地產旗下香港太古廣場的能源耗用情況,識別出逾四百萬千瓦時的節能潛力(價值港幣六百萬元)。二零一八年,太古地產將在香港太古坊進行類似研究。港機在香港和廈門的設施已進行類似研究,識別出近一百八十萬千瓦時的節能潛力。

可再生能源

我們鼓勵旗下業務使用可再生能源。太古地產、太古飲料及廈門太古於二零一七年使用各種可再生能源產生一千一百零八萬千瓦時的電力。太古公司可持續發展基金會支持合適的可再生能源項目。

四所太古可口可樂裝瓶廠以可再生能源每年發電約六百萬千瓦時,節省港幣七十四萬八千元。

於二零一七年,廈門太古的樓宇利用太陽能發電板發電約一點二八兆瓦時。港機(香港)嘗試以微型風力發電機發電,港機的辦公大樓、流動辦公室和防風工作台均裝有太陽能發電板。

展望未來

太古公司現已實施氣候變化政策。旗下各公司預期會充分考慮氣候變化和極端天氣的因素,識別相關風險,根據全球的最佳常規致力適應氣候變化,並盡可能減輕風險。

我們正在制定數據規程和首選的計算方法,並設定營運界限,以改善溫室氣體排放的收集和監察工作。

我們致力訂立進取的二零三零年碳排放強度目標。